位置導航>> 首頁>>珞珈副刊>>正文
詳細新聞
楊澤偉:追憶吾師梁西先生
發佈時間:2021-03-05 15:05  作者:  來源:國際法研究所  閲讀:

作者:楊澤偉

2020年2月26日,著名國際法學家、法學教育家、中國國際組織法學開拓者和奠基人、武漢大學法學院教授梁西先生在江城駕鶴西去。一年過去了,斯人已逝,然先生多年的諄諄教導言猶在耳、先生的音容笑貌也時常浮現在腦海中。我是1994年跟從先生攻讀博士學位的,之後一直在武漢學習和工作,也有幸能經常聆聽先生的教誨,至2020年長達26年。憶及跟隨先生學習、交往的點點滴滴,至今歷歷在目,感觸頗多。其中,我印象最深刻的主要有以下四個方面。

一、什麼叫認真?

先生指導博士研究生有個習慣,就是要求每位學生入學之初撰寫一份攻讀博士學位期間的學習研究計劃。我也不例外。當時武漢大學楓園還沒有打印店,我在文稿紙上寫好學習研究計劃後就到校門口的打印店打印了一份,並仔細進行了校對。我自認為自己是一位做事比較認真的人,把學習研究計劃交給先生後,就等着先生表揚我。誰知過了幾天,先生交給我的學習研究計劃被改得面目全非:一些錯別字被發現了,標點符號準確、規範了,不到兩頁紙的內容,被改動的地方就有幾十處,但是先生並沒有批評我。當然,我希望得到表揚的想法也落空了。這件事情對我觸動非常大,讓我真正體會到“什麼叫認真?”。此後,我交給先生的材料不敢有絲毫的馬虎,也由此逐漸養成了一種嚴謹的良好習慣。

此外,在我攻讀博士學位期間乃至參加工作以後,我也經常把自己的習作交給先生看、請先生指導。先生通常要求我們先將文章反覆修改、直到自己改不下去了再交給他。之後,他總是非常耐心地、逐字逐句地予以修改、潤色,甚至當面給我細緻地解釋為什麼要用這個字或詞,讓我仔細品味,慢慢地我也逐漸體會到寫作時“字斟句酌”和“反覆推敲”的樂趣。

二、尊重學生的選擇

但凡與先生有交往的人,均讚譽先生是一位聖人!既然是聖人,是否意味先生的話,我們做學生的都必須聽呢?其實不然,在跟先生交往的26年裏,我深深地感受到先生的豁達與包容。先生總是尊重學生的選擇!

1997年我博士研究生畢業,面臨工作的選擇問題。當時全國每年畢業的博士研究生還不多,找工作也相對比較容易。先生就我工作的事情,曾經正式跟我談過一次,建議我去中南工業大學(現中南大學)任教,可以為家鄉的國際法教學和科研貢獻自己的力量。然而,當時使我猶豫和不安的是:時任中南工業大學文法學院的領導雖然多次跟我見面,但卻從不提及此事,更別説向我承諾薪酬、待遇等。出於這些考慮,我暫時沒有聽從先生的建議,而是選擇在武漢的另外一所高校任教。正因如此,我畢業之後有段時間內心一直忐忑不安,有點不敢見先生。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先生後來見到我時沒有絲毫的責備,也未再提及去中南工業大學工作的事情,反而噓寒問暖、鼓勵我好好工作。2003年4月,我回到了武漢大學任教。這樣離先生更近了一些,也能夠得到先生更多的悉心指導。

從我工作的歷程可知,先生總是以學生的利益和前途為重。

三、一碗水與一桶水

參加工作以後,我經常去先生家向他請教有關教學問題。對此,先生給我講的最多的一句話是:“要想給別人一碗水,首先自己就要有一桶水。”先生還向我傳授了他多年積累寶貴的教學經驗。

在備課方面,先生建議講(授)新課應按照10:1的比例去準備,即講1小時的課,應用10小時的時間去準備;平時上課也應當達到5:1的比例。比如,20世紀80年代初他在北大講授“國際組織法”時,先生就為此準備了100多萬字的文獻資料。

在上講台正式授課之前,先生強調在家裏自己要反覆試講:既可以請家人做聽眾,幫忙提意見;也可以用錄音機把自己的講課內容錄下來再回放,以發現並改進其中的不足。

在講課內容方面,先生表示:講授自己所掌握內容的10%,會得心應手;講授自己所掌握內容的20-30%,會比較輕鬆;但講授自己所掌握內容的50%,甚至是70-80%時,就會覺得吃力。因此,先生反覆強調:作為一名教師要有深厚的知識儲備,“以其昏昏,使人昭昭”是不可能的。

四、寧願自己多吃虧

我參加工作時,在人生閲歷和社會經驗方面可以説是“白紙一張”,因為之前沒有任何工作經歷。為此,我專門求教於先生在工作單位應如何處理好人際關係。先生教導我:首先要做好教學、科研工作,這是根本;其次是在評優等名利方面不與人爭,“寧願自己多吃虧”。我想這是先生一生的理念,可謂至理名言。其實先生就是這樣身體力行的!

於是,我就按照先生的教導去做,在工作和處理人際關係時保持一顆平常心。這對我個人事業的發展也產生了積極影響:博士畢業1年後,就評上了副教授;3年後,再次破格評上了教授。後來,我雖然調離了最初的工作單位,但是仍然與那裏的不少同事保持了良好的合作關係,我也不時回去參加他們指導的博士研究生學位論文的答辯;原來學校的領導在不少場合均一如既往地給我諸多幫助。值得一提的是,我從原來工作單位調走之際,該校某職能部門負責人還專門寫了一幅字送給我:“不與人爭得失,惟求己有知能”。我覺得彌足珍貴,至今還把它掛在辦公室。

總之,先生在各個方面的言傳身教、使我受益良多。以上四個方面,我的感悟是:“什麼叫認真”體現的是先生的治學態度;“寧願自己多吃虧”是立德;“尊重學生的選擇”是樹人;“一碗水與一桶水”是育人。今天,先生雖然已離我們而去,但是我們在各自的崗位上如果能夠運用先生的立德樹人的方式方法指導學生、對待年輕人,在我們日常點點滴滴的工作中秉持先生嚴謹的治學態度,我們不但能為國家多做貢獻,而且還能把先生的思想很好地傳承下去。

吾師雖已逝,其風範永存!

2021年2月26日於武漢大學國際法研究所

(作者系國家高端智庫武漢大學國際法研究所副所長)

(編輯:陳麗霞、相茹)

轉載本網文章請註明出處
文章評論
請遵守《互聯網電子公告服務管理規定》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有關法律法規。
用户需對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務過程中的行為承擔法律責任。
本站管理員有權保留或刪除評論內容。
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匿名發佈 驗證碼 看不清楚,換張圖片
0條評論    共1頁   當前第1
相關閲讀
    讀取內容中,請等待...
0
專題網站
發稿統計

 電子郵箱:wdxw@whu.edu.cn 新聞熱線:027-68754665       

通訊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珞珈山 傳真:68752632 郵編:430072